usk

。一个路过的ai。杂食无雷

【左游】人鱼paro(中)

阿漪:

回家之后就开始乐不思蜀了我错了🌚(p5真鸡儿好玩啊


【正文↓】


左轮的得力部下Specter给他带来一卷录像带。


录像带是汉诺集团所属的一颗航拍卫星所拍摄的,自左轮从变成植物人的父亲手中接过汉诺集团的大权并令其走上正轨之后,这颗昂贵的卫星便一直在集中拍摄这片海域,只是一直都没能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但既然这盘录像带已经被送到他手上了,就说明它拥有与此殊荣相等的价值。


画面中首先出现了一艘不大的快艇,戴着太阳帽的男人正坐在快艇边缘钓着鱼,几只飞累了的海鸥在甲板上走来走去。但仅仅只过了一会儿,男人便像钓到什么一样突然站起身,用力拉动钓竿。上钩的猎物看上去非常难缠,男人有技巧地摆动鱼竿、收线,足足缠斗了好一段时间,随着男人用力地扬起鱼竿,他的猎物——一条足有半米长的海鱼也随之跃出水面。


……钓鱼纪录片?左轮一边盯着画面,一边端起热咖啡向口中送去。


海鸥们兴奋地拍打着翅膀,但好不容易把大鱼钓上来的男人却似乎并不高兴,反而一副头疼的样子挠了挠脑袋,把鱼拍晕丢在甲板上,他转身张望大海。大海一派平静,男人却并不满意,他又吆喝了几声,随后在他面前的海域……


人鱼默默地浮出了海面。


左轮:“?!”


差点把口中没来得及咽下的咖啡喷出去,左轮瞬间贴近了屏幕。


Playmaker吗?不,但是这个颜色是……


Specter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出:“很抱歉这么晚才查清楚,但是我们刚刚才从一队赏金猎人口中得知Playmaker能在金色和蓝色、警戒色和保护色两种颜色中自行切换……”


他停顿了一下:“Revolver大人,恐怕Playmaker就是您所寻找的那条人鱼。”


画面上男人正轻拍着人鱼的脑袋,人鱼的尾巴不高兴地甩动、打出朵朵浪花,却并没有躲开,任由对方像教训小孩一样拍打自己的脑门。左轮眯起眼,用手指框住画面上的男人和人鱼,心底深处名为嫉妒的火苗悄然出现。


“那个男人,”Specter的嘴边带着恶魔般的微笑:“可以利用的样子呢,Revolver大人。”


“是呢。”左轮也笑了。


※※※


“你又想用这招啊!”黑珍珠聒噪地在人鱼身边滚动,看着他轻而易举地将一条一米长的海鲈鱼打晕,拖着鲈鱼向前游去:“之前不是已经被草薙识破过一次了吗?嘛,谁让你挂了条深海鳕鱼上去呢。”


尾鳞在几秒内完成了金色到蓝色的转换,游作冷漠地提醒道:“Ai,草薙桑。”


“啊嘞?我刚刚没有加‘桑’吗?应该加了吧?嘛嘛,反正那个大叔也不在,无所谓啦!”被叫做Ai的蚌精油嘴滑舌说道,随后被人鱼拍过来的尾鳍扇飞。


它的这个名字是游作取的,因为它在赏金猎人的名单中悬赏等级为A1级,赏金500万美金,当时还在跟着草薙学习五十音图及简单的文字的游作在看到草薙写给他看的“A1”字符之后、便随意地决定了这个名字,偶尔草薙也会直接叫它五百万。顺带一提游作自己的悬赏等级是SSS级,赏金大概是Ai的40倍。


为了让总是钓不上鱼的草薙相信这条鱼真的是凭自己的力量钓上来的,游作这次做了万无一失的周密计划:他不仅观察了附近其他热衷海钓的人类挑了最容易上钩的大型鱼种,还专门就在草薙常在的海域捕获了这条鲈鱼。上次的失手只是因为他也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在做足了准备的情况下他有自信能蒙骗过任何人。


……除了他自己的演技。


熟悉的小型快艇很快便出现在眼前,游作放慢了前行的速度,首先寻找起了垂落在海水里但可能已经没有饵料的鱼钩。但是他什么都没找到,快艇静静地漂浮在海面上,随着浪波轻轻摇摆着。


鱼尾向前一摆止住了前进的趋势,晶蓝色的鱼鳞一片接一片翻转为绚烂的碧金色,昏迷的海鲈鱼从人鱼手中落下,向更深的海里沉去,完全警戒起来的人鱼吓走了周围的几群小鱼。


“游作?”Ai奇怪地问道:“怎么了吗?”


“有什么……不对劲。”游作回答道,碧绿色的眼瞳在清澈的海水中凝重地注着快艇的底部:“听不到海鸥们的叫声。”


Ai也感受到了与不同于以往的气氛,向上浮去:“我去看看情况。”


游作没有阻止它,从体型上来说Ai确实比他更能隐藏自己。他注视着圆润的黑珍珠浮起,露出半截到海面上,悄悄地靠近了快艇,又飘在海面上绕着快艇转了几圈,随后迅速折返:


“不好啦游作——船上一个人都没有!草薙他、他他、他他他是不是掉进海里淹死了?!”


游作:“……?!”


游作打心眼里不相信Ai的猜测,理由有三个:一,草薙桑也是擅水性的好水手,船上的救生设备也很齐全,哪有那么容易就淹死;二,这几天来这片海域都风平浪静的,连大点的海浪都没一个,草薙桑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就从船上栽进海里;三,刚相识不久时被坑的记忆还历历在目,他一点都不想相信Ai说的话。


还是他自己去查看一下吧……


游作摆动身下的长尾游上海面,在离快艇还有一段距离的海面上露出头,又谨慎地观察了一会儿。他注意到快艇的甲板边缘摆着一个陌生的黑盒子,但确实没有人类存在的气息,便小心地靠了过去,做好了稍有异动便马上甩尾游走的准备。而直到他像往常一样将素白的双手搭在船缘上,都没有发生任何异常。


人鱼再一次用视线巡视整个快艇内部,不愿放过任何有用的细节。他发现饵料桶平躺在甲板上,里面装着的小鱼小虾早已被海鸥群争抢一空;鱼竿歪倒在船头,鱼线乱七八糟地纠缠在一起;保温盒被包裹在塑料袋里端正地立在一侧,不出意外的话里面应该还装着他最爱吃的热狗。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船上满是草薙桑存在过的痕迹。


唯一算得上不正常的东西,便只有现在摆在他面前的陌生的黑色仪器。


“哼……”在人鱼充满戒备的注视中,黑色仪器顶端的摄像头转动了一下,随后一声轻笑漏了出来:“果然出现了吗?Playmaker。”


“?!”水花四溅中,金尾的人鱼迅速地从快艇旁撤离,沉入到海水中。


“诶呦,千万别弄湿了这台仪器。”人鱼的身影从画面中消失,但声音的主人却并不着急,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中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只要你还想再见到这个男人——草薙翔一的话。”


“……”


在随后的几分钟之内,快艇周边的海面一派风平浪静的景象,仿佛人鱼就此受到惊吓而逃离了这里。但终究是放心不下一直在给予自己帮助的人类,几分钟之后金红发的人鱼在较远的地方重新浮出了海面。


摄像头这边一群紧张地围着看的人集体松了一口气。


“对对,如果你逃走的话,那么很遗憾地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满我就只好把这个男人给杀掉了。”扩音器中的声音继续说道,并满意地看到人鱼在听了他的威胁之后表情一凛,对方越在意这个热狗店老板他成功捕获对方的把握就越大——虽然有点小嫉妒:“月牙岛以南两千米,我们的船停在这里,如果想救这个男人还是尽快赶过来比较好。”


那声音顿了顿:“对了,就特别地让你听听他的声音好了。”


游作能听到音响中声音的主人扭头去命令其他人,在微小的争执声过后,草薙的声音响起:“游作,不要管我!快逃!现在马上,回到深海去!他们抓不住你的!也不用担心我,人类的法律是不会允许他们杀人的!”


终于听到熟悉的声音,一直为对方的安危提着心的游作再也忍不住,小声喊道:“草薙桑!”


音响那头静了一瞬,随即爆发出细小的嘈杂声,而后先前的声音盖过了诸如“我日,它会说话”之类的惊呼和议论:“喔,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居然不止是理解、连如何说人类的语言都做的到吗?不过……”


声音的主人轻笑道:“草薙翔一先生,在说谎劝说他返回深海的时候,能编一个你自己信得过的借口吗?你是觉得我能花2亿美元悬赏一条人鱼,却不敢杀一个人?你觉得你的命值多少钱?100万?还是……”


“够了!”人鱼愤怒地喝止住了那声音:“你就是那个Revolver吧?给我在那里好好等着!如果你敢伤草薙桑一根毫毛,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音响嘈杂不清的背景音中混杂着草薙“不要管我快逃啊!”“听话啊!”“诶这倒霉孩子……”的呐喊,被两个人同时无视掉了。左轮撑着下巴看着摄像头传回来的画面,因人鱼不出所料地中了激将法而轻笑:


“哦?原来你知道我的名字啊,那……”


他的话语戛然而止,因为不愿再听他逼逼的人鱼俯身潜入水中、翻过来的扇形尾鳍重重地拍了一下海面,掀起的浪花正面扑来,毁掉了他造价昂贵的卫星通讯仪器,显示屏也同时切成了雪花屏。


左轮:“……”


算了,毕竟是养这种珍禽异兽,他已经做好了花很多冤枉钱的准备。


他转身挥手向聚集在船上的赏金猎人们发号施令:“playmaker正向这边赶来,按原计划实行计划A!”青年的眼眸闪动着锐利的锋芒,震慑得一干赏金猎人不敢动弹:


“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


“游作……我觉得草薙说的有道理,同样是人类他们总不会自相残杀,但是如果你落入到他们的手中就很难说了……”蚌精一边努力跟上高速游动的人鱼,一边忧心忡忡地劝说道:“呐,不然我们回深海吧……”


“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几率草薙桑会受伤也好,我……”游作紧咬着牙,视线中已经出现了大船的身影:“草薙桑帮了刚从深海游上来又失去记忆的我那么多,我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他因为我的原因遇到危险!”


“是这样没错啦……”Ai近乎是惊恐地在人鱼身边兜着圈子:“但是我觉得这次真的……超级不妙的啦!”


不用Ai提醒游作也知道这次的营救活动有多危险,出现在视野中的船只比他对付过的所有船都要庞大。船底巨大的发动机轰轰作响,翻卷的叶片轻易就能将他整个卷入并切成碎片;船下的海床被有意翻搅过,漂浮的海泥将这片海域变得浑浊不堪,可以预想到底下一定暗藏杀机;而正大光明地出现在游作面前、肆无忌惮地向他炫耀武力的,则是船舷边探出的一支支漆黑的枪口。


但是,就算是这样……


人鱼猛地一甩尾,便毅然决然地冲入到浑浊的海域中。他还没想好该如何在这种一面倒的局面下成功解救草薙桑,却担心拖得时间太长那群穷凶极恶的人类会对草薙桑不利,只能寄希望于随着事态的发展会出现转机。


雷达发出警报,提醒着猎人们人鱼的到来,举着望远镜的水手发现了翻腾的浪花中若隐若现的金鳞,扬手发出信号。在左轮不慌不忙的指令下,趴在船舷边的猎人们整齐划一地举枪射击,子弹砸在那道蹿动的浪头之后、打出一个又一个的水花。


和平日试图打中人鱼或是将人鱼驱赶走的计策不同,他们显然是在将人鱼往船这边赶。


“喂!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草薙被捆绑住双手双腿丢在甲板上,冲正慢条斯理地将弹夹塞进枪里的汉诺首领喊道:“你不是说你没想伤害他吗!” 虽然对方原话中“想把人鱼养在鱼缸里”的思想也很不可理喻,但比起眼睁睁看着游作受伤,草薙还是更愿意将事情导向温和的结果。


“当然,但那是在确保捕获他的条件下。”左轮不慌不忙地回答道:“其实你应该帮助我,你以为凭你一个人能庇护他到什么时候?Sol已经准备对他出手了,如果他落入到那群口口声声关爱海洋的虚伪的家伙手中,只会以研究的名义成为他们的镇馆之宝,在络绎不绝的游客的视线中痛苦地度过一生。”


“至于我?我心情好的时候,甚至乐意带他北冰洋玩。”


草薙:“……”用另一群人渣做对比来显得自己不那么渣这种流氓一样的逻辑真是符合这个人的身份,不过:“游作不会那么轻易就被你抓住的,只要他藏身在海里,你们的子弹就不可能射不中他!”


“你说的没错,所以……”左轮摆了摆手,一名肌肉发达的猎人便拽着胳膊将草薙提了起来:“我只好请你帮一个小忙了,草薙翔一先生。”


“你、你想要干什么?!”草薙被毫不留情地一路拖拽到了船舷边,随即在他寒毛直立下、冰冷的枪口抵住了他的太阳穴。


左轮一边随意地用枪指着草薙的脑袋,一边接过Specter递过来的扩音器,对着海面不急不缓地喊到:“Playmaker,我数到三声你还不出现,我就一枪崩了你亲爱的‘草薙桑’。”


“?!”草薙在一瞬间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但随后猎人生涯锻炼出的理性重新占据大脑,他毫不畏惧地也朝海面喊道:“不要相信这家伙游作!他崩了我就会失去自己的筹码,所以乖乖待在海里!”


“哦是吗?”左轮微笑道:“你们大可以试试看我到底敢不敢。”


左轮的手指扣在了扳机上:“一!”


猎人们散乱无章的扫射骤停,海面上只剩下左轮吐词清晰地倒计时在回响。人鱼焦急地在海底没头没脑地兜着圈子,在任何的逆境中都保持冷静的头脑本是他的长项,但在亲人一般的存在遭遇事关生死的危机时他发现自己根本冷静不下来。


“二!”


金尾的人鱼摆尾试图向上跃出海面,但浑圆的黑色珍珠突然闪出止住了他的冲劲。蚌精大胆地冲撞他的脑袋,竭尽所能劝阻他冲上海面送死。


“三!”


人鱼恼火地一把按下蚌精,在下一个瞬间扭头向上、并愕然地睁大了双眼。


“嘭!!!”


长鸣的枪声穿透水层、穿过人鱼的耳鳍、并击穿了他的心脏。


“草薙……桑?”再顾不得捣乱的蚌精和可能存在的危险,游作猛地拍打尾部,冲上海面。水花四溅中,他看见了猎人手中朝天而指的枪支以及……戴着面具的男人手中瞄准着自己的枪口。


“游作!!!”


尾部的鳞片被突入的子弹撕裂,在草薙撕心裂肺的呼喊中游作跌回到海水中,和着剧痛一起从伤口传导至大脑的、还有蔓延开来的麻痹感。人鱼的鱼尾在失去意识的同时从灿烂的金色变回柔和的蓝色,鲜红的血丝混着几片散落的鳞片一起浮上海面,鳞片的颜色在离开主体的瞬间定格下来,呈现出半金半蓝的模样。


从船舷边俯瞰海面的左轮注视着那几片瑰丽如宝石的鳞片,勾起嘴角笑了:


“收网。”

评论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