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k

。一个路过的ai。杂食无雷

【左游】Shell Game

柒karu_:

吃柠檬,这傻逼玩意欺骗我的感情居然没有肉!??!?!?


MIRUKI酱的蔬菜大棚:



    *之前说好的Tell me your afear后续,感谢大家的支持(哭泣




    *黑得可以挤出墨汁的左轮巨巨注意,内含大量自嗨设定注意(感觉总在写隔一周就会被打脸的东西








【左游】Shell  Game     




    01.




    到汉诺骑士团在现实世界基地,现在是第三天。




    藤木游作原本还在睡觉,半梦半醒间被骑士团首领叫去了会客室。




    肚子很饿、脑袋很空,全身上下每根骨头都在抗议,他揉着眼睛,一脸惺忪地出现在左轮面前。咖啡正冒着热气,旧式决斗盘摆在茶几中央,伊格尼斯依旧在里面大喊大叫,不知疲惫地控诉汉诺骑士团丧心病狂,整个会客厅满是它的声音,大清早的让人听了特别烦躁。




    如果可以,左轮真想连带决斗盘一起直接砸碎它。




    “你平时都放任它这样闹腾的?”隔着决斗盘,他用指关节敲敲伊格尼斯,立刻又换来一阵谩骂。




    “怎么…”游作也不跟他客气,悠闲地靠坐到沙发上,想起自己当初是怎样修理Ai让它闭嘴的场面,少年忍不住低笑一声,“这就受不了,我看你还是尽早把东西还给我吧。”




    “等得到我要的东西,肯定会原封不动将这玩意还给你。”




    左轮十分嫌弃地瞟一眼那只喋喋不休的AI,端起咖啡搅两下,刚想喝又似乎意识到什么,他扬了扬杯子,话锋一转,“说起来你不喝点什么吗?我可没放什么奇怪的东西在里面。”




    “不用了,”游作推开面前属于自己的那杯咖啡,道,“影响睡眠质量。”




    “哦?”左轮勾起嘴角,“听说这两天你什么都没吃?身体真受得了?”说着他又露出个伤脑筋的表情,“你怎么不想想,如果我们真打算凭借药物控制你,还需要通过食物吗?”




    “……”




    左轮所说的确是事实。




    在这个敌军大本营里,如果对方想摧毁他的意志,根本不需要做得如此隐晦,随便找些个人将他摁着直接注射就行了。




     




    洗脑催眠可是汉诺骑士团的拿手戏,游作也很好奇,为什么这么久了左轮不但没让他的人下手,还整天在这里跟自己废话。




    但肩上未完全褪去的疼痛正提醒他,这绝不是因为对方念旧。




    想到这里,游作闭起眼,没所谓地道,“多谢关心,我还是更习惯在家里吃饭。”




    “是吗,”他毫无诚意地下定论,“看来这段时间必须要委屈你了。”




    说罢,左轮走到游作面前,稍微俯下身,一手撑在游作肩膀一侧的沙发靠背上,低头看向对方,“或者说你可以告诉我,你现在已经想通了……”




    游作余光瞟了瞟停在右肩附近的手,左轮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敲击着沙发,只差一寸便会碰到自己受伤的肩部关节,这样的动作,与其说是劝降,倒更像是威慑。




    “Play Maker大人!你可别听他的!”




    左轮话还没讲完,一把声音打断他,两人都快忘记某个玩意的时候,伊格尼斯突然冒出来,“你的程序找不到任何漏洞,这家伙的笨蛋手下每天都在浪费时间埋头苦干,就是气死了也打不到我啦啦啦~”




    它边说边挤眉弄眼,还不忘朝左轮发出吐舌头的声音。




    “……”




    如果有什么能让汉诺骑士团首领大人在短时间内反复发怒的存在,找遍全世界大概就只有Ai一个了。




    左轮抽回手,转身瞪了眼茶几上的决斗盘。他真想不通,为什么掌握电子界钥匙(Key)的,会是这样一个白痴。




     




    伊格尼斯还在得意洋洋地做鬼脸,游作唰地从沙发上站起,意兴阑珊道,“没别的事我继续回去睡觉,不打扰你们聊天。”




    说完他朝门口走去,伊格尼斯一看形势不对,立马撕心裂肺大叫道,“不要!求求你别走!Play Maker大人!你走了,万一这家伙对我做什么禽兽的事情……!”




    话音未落,它已经被左轮扔进了垃圾桶。




    还是带盖子的那种。




     




    就在这时会客室门打开,有两个拿着档案夹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走进来,看藤木游作跟他们擦肩而过,不知该不该阻拦,一脸尴尬地望着自家老大。左轮摆摆手:“汇报我一会再听,你们先送Play Maker回他房间去。”




    这话令游作猛地顿住脚步,扭头瞧向和他十步之隔的左轮。




    绿色的瞳孔里不带丝毫多余情绪,一时间两人都看不懂对方正在盘算什么。




    直到游作开口,面无表情地打破寂静——




    “…决斗盘,记得洗干净了再还我。”




     




    Ai在垃圾桶里听了简直要哭出声来。




     




    02.




    藤木游作完全无法想象,像这样一个大得离谱、构造复杂到可怕的基地究竟坐落在Den City的哪个位置,至少说在他的记忆当中,市区根本找不到类似建筑。




    每一条走道、他去到的每一个地方都没有窗户,冰冷的金属墙壁和地面隔绝活物的气息,空气从排风口里透进来,昼夜难辨,就连他在的房间也一样——那地方他更愿意称之为监狱——除了一张窄小的床,室内找不到别的东西,房间门通过ID卡和指纹认证才能打开,食物会通过最下面的小窗送进来,游作几乎只能靠送餐时间和餐点内容来判断早晚。




    现在他正走在回房间的路上,两个研究人员在身后跟着,似乎很忌惮他玩出什么新的花样,游作能感觉那两人神经都绷紧了。不过他没兴趣理会这些,一路上在心里默默分化现状。




    身在敌人大本营、推断不了这里具体的位置、没有任何联络手段、房门随时上着锁、一走出房间就会被完全监视……




    夺回Ai的事情先不提,光是他都自身难保。现在不过第三天而已,面对深谙他过去的左轮,藤木游作也不确信自己能撑到什么时候。




     




    “这不是…Link Vrains的英雄先生吗?”




    他还在思索之际,有片阴影盖住了视线。




    离自己的房门不过三五步之隔,游作一抬头,看到某个汉诺骑士正好拦到面前。那人微微扬起下巴,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望着他。




    “不可一世的Play Maker大人,如今怎么搞得这么狼狈…阶下囚的滋味肯定不好受吧?”




    游作瞟他一眼,什么也没反驳,侧身准备从旁边绕过去,哪知那人伸出一只手撑在他房间的门框上,拦住去路,“别以为左轮大人下令所有人不许动你,你就得意忘形了!这里有多少人想宰了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要让我们逮着机会,否则你会后悔没有早点将伊格尼斯交出来!”




    “哦。”




    面对这样的威胁,游作似乎完全不以为意,耸耸肩轻哼一声。他后退半步,扭头朝身边两个研究人员道,“你们左轮大人养的狗挡在我门前,倒是来个谁管管?”




    “你——!”




    汉诺骑士面红耳赤,直接冲上去拎住游作的领口,将他拽到面前,“臭小子,我警告你……”




    他作势要一拳揍过来,哪知游作突然发力钳住那攥着自己衣领的手,另一只手自下而上捞起对方肘关节,然后一脚朝那毫无防备的脚踝处狠狠扫去——




    下一秒,比他足足高出一个头的男人就这样被摁倒在地。




    身后两个研究人员看到这幕一下慌了,连忙扔掉手上的东西,冲上去拉开两人,纸质文件和钢笔摔落一地。游作被他们一左一右架起,地上那个男的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本该已经很虚弱的家伙怎么会有如此大力气,就听到游作在一旁道,“居然被高中体育课教的最初级格斗技放倒,汉诺骑士团人事工作做得不行啊。”




     




    话音刚落,身旁两个白大褂狠狠压制着他跪到地上。




    右肩的伤本就还未完全复原,刚才的剧烈活动加上现在手被强行扭到背后,那里的关节似乎都发出悲鸣。




    游作吃痛地咬住牙关,紧接着腹部结结实实挨了一脚,两天没好好吃东西的下场是眼前一黑,恶心至极的感觉陡然窜上,他还未缓过气,面前的男人又抬起他的下颚,然后一拳揍到脸上!




    “咳、咳…!”




    那一拳丝毫没有拿捏力道,又狠又准,游作被打歪了脑袋,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忍不住低下头咳嗽出声。




    “不过是左轮大人的手下败将,到了这还想继续当受人追捧的英雄?!”




    男人抓住游作的头发,强行让他面对自己。少年微微发红的脸颊和嘴角磕出的血让男人稍微出了口恶气,但那双望向他的眼睛——在任何情况下、即使最落魄的时候依旧不动声色、写满不屑一顾的眼神,无疑在瞬间再次点燃男人的怒火!




    那个汉诺骑士死死掐住游作的脖子,用着凶恶之至的表情和语气道,“好…我倒想看看,你剩半口气的时候,还能不能继续咬着秘密不放?!就算左轮大人,他也是——”




     




    “…你说,我也怎么?”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骑士团的首领大人站到几人身后。他一出声,立刻打乱所有人各自怀的心思,汉诺骑士抬起头,他的手还卡着游作,力道却尴尬地顿在那里。




    “左轮大人……”




    左轮上前两步,目光自藤木游作脸上到另外几人手上来回一圈,眼神里看不出是个什么情绪,只听他低低叹口气,道,“行了,放开他。”




    压制着游作的研究员没有丝毫迟疑,立刻松开手,低头默不作声快速收捡散落满地的纸张,那个汉诺骑士悻悻地退到一边——虽然该死的Play Maker狂妄自大还敢羞辱他们,但违背首领的命令也是事实,看左轮大人不像是准备追究的样子,他只好识相地闭了嘴。




     




    “伊格尼斯在我会客室…的垃圾桶里,”左轮站到游作面前,朝因为失去支撑而坐在地上的少年伸出手,说话的内容却是继续冲着身边几个人,“一会记得帮我带回研究所去,系统破解之前,别让我再听到它的声音。”




    “是——!”




    两个白大褂收拾完地上的东西,听到这话急匆匆地逃走了。汉诺骑士火没发够,表情依旧很臭,出于对首领最基本的尊重,他什么也没多说,只是用力鞠个躬扭头跟随那两人离开了。




    而左轮伸过来的手,游作看也没看,自顾自地撑着地面慢慢站起,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那般用拇指揩去嘴角的血,顺便拍拍衣服下摆沾上的灰尘。




    “…你还好吗?”




    “嗯。”




    游作随口应道,敲敲自己房间的门,示意左轮打开。左轮一边验证ID一边道,“我为骑士团的粗鲁向你道歉。”




    “没关系,”他面无表情走进房间,“比起左轮大人,刚才那两下简直不痛不痒。”




    脸上被揍过的地方现在已经开始发肿,让这话变得毫无说服力。左轮也不恼,很自觉地跟着游作走进去,顺手锁了房门。




     




    游作完全当那人不存在,一进屋就倒上床准备蒙头大睡。




    左轮却知道,在基地的这几天,藤木游作精神状态差到极点,之前那点小插曲几乎耗光他最后的力气,这个人已经没有多余精力继续折腾了。




    他坐到游作床边,道,“明明你一句话就能摆脱现状,这么极端真的好吗?”




    “之前不是说过吗,你有你的打算,我也有我的目的。”游作背对着左轮,声音听上去十分沉闷,“劝降就不必了,或者你也可以采取一些更极端的做法?”




    “哦,你这样想的啊。”左轮笑笑,“身为旧友,如果可以,我并不想让你流多余的血。”




    “是吗。”




    这话让游作陡然睁开眼。




    在左轮看不到的地方,永远波澜不惊的目光当中闪过一丝异样。




    “那么希望…你可以信守承诺。”




     




    03.




    “汉诺骑士团的人都是笨蛋!汉诺笨蛋团!左轮大傻瓜!跟踪狂!连个决斗盘都打不开,笨蛋笨蛋笨蛋哩哩哩啦啦啦啦!”




     




     位于汉诺骑士团基地四层的研究室,今天和前两天一样热闹。




    看着早上被首领大人带走的决斗盘又被送回来,研究人员们纷纷表示崩溃。那个该死的AI这几天唧唧歪歪不眠不休,一句话翻来覆去骂他们,扰得人完全无法正常工作。




    “等拿到电子界的钥匙,我第一件事就是把这玩意删除干净。”某个研究人员A一边将Play Maker的决斗盘接上电脑,一边咬牙切齿道。




    “干脆修改成病毒投放到SOL公司网络去吧,让他们也见识一下这货多么惹人厌。”研究人员B道。




    “就不能给它静音吗?”




    “不行,没有管理用户授权,完全执行不了任何命令。”




    “……Play Maker怎么受得了这玩意。”




    “这人工智能也太闹腾,又烦又蠢,是我早就把人格给它清除了。”




    研究室里大家七嘴八舌讨论着,刚才带伊格尼斯来这里的两人在一旁整理文件——因为之前Play Maker闹的那一出,现在页码全部乱了,他们只好一张一张重新排序。




    “诶,奇怪,我的钢笔呢?”两人中的一个突然道。




    “你有带出去吗?”另一人一边翻看手里的东西一边随口搭个腔。




    “我带了的啊,带Play Maker离开左轮大人的会客厅时,我明明还捏在手上……”




    想到这里,他突然记起先前散落一地的纸张文件,猛地跳起来——
       “难、难道说——?!”




    “哈?”对面那位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一大跳,“想起来掉哪了吗?”




    “立刻通知亡灵(Specter)大人!”他朝研究室其他人喊道,“首领有危险!”




     




     




     




    “哦……真不愧是藤木游作。”




    此刻,在游作的房间里,左轮正被那个少年摁在床上动弹不得,挟制住对方的,正是他在之前混乱当中藏起来的钢笔。




    细长锐利的金属笔尖抵着颈动脉,漆黑的墨汁在脖子上划出一道细纹,只需要再往前一寸,绝对能促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面对这样的威胁,左轮的表情依旧很轻松,他看了一眼游作的肩膀,道,“你的手在抖,游作。以后还想进行高速决斗的话,我建议你右边肩膀最好别再用力了。”




    “少废话。”游作丝毫没有放松,低沉着声音道,“把你通讯器给我。”




    “上衣口袋里,”他用眼神示意一下,“你自己拿吧。”




    说完,游作立刻从左轮身上搜出想要的东西。持钢笔的手从右边换到左边,他拿着左轮的通讯器,修长的指尖在屏幕上快速敲击了什么,发送出去之后又立刻将消息记录清除。




    做完这些,他将手里的东西扔到角落,然后拽着左轮下床,一手挟住他的颈子,另一只手用笔顶着对方下颔最脆弱的地方,把左轮摁到房间的指纹识别器旁,道,“现在,麻烦你解除基地所有大门的ID限制——通过这一台仪器就够了吧,别告诉我你办不到。”




    这话让左轮笑出了声:“都是做黑客起家的人,我要跟你说我不会,你肯定也不相信。”




    说着,左轮唤出识别器的操作界面,一边输入命令一边道,“说起来,你真准备靠现在的状态逃出去?这次再被谁抓到我都没立场保住你了。”




    “不劳你费心。”游作收紧手上的力道, “我现在只想回家好好吃饭睡觉。”




    “伊格尼斯不要了?”




    “先寄放在你这里,”游作道,“反正骑士团也破不了,拿回它只是时间问题。”




    “啊,果然,”左轮指尖敲下确认键, “这么说来…我还是太小瞧了你。”




    “多谢称赞。”游作冰冷地丢出一个毫无诚意的评价。




     




    房间的电子门在眼前打开,伴随一阵手枪清脆地上膛声,左轮的副手、被称为“亡灵”的银发男人带着一大帮汉诺骑士出现在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堵住去路。刚才揍了游作一拳的那个家伙也在其中,正怒不可遏地瞪着他。




    “我就说这混蛋一定还会搞点事情出来!”看着自家首领被人挟持,那个男的大吼道,“亡灵大人,请允许他们射击!留着命废掉他两条腿也好,看他还敢做什么!”




    “那你们得打准一点,”面对眼前黑压压的人群,游作一脸无所谓,“只要一枪过来我没死,我保证先捅穿你们左轮大人的颈子,不妨试试。”




    仿佛在佐证他所说,少年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笔尖已经快要刺破左轮脖子上的皮肤。




    两方剑拔弩张,杀气充斥整个空间。




    左轮突然插话进去,悠悠道,“搞那么紧张干什么。”




    他说:“没关系,让他走。”




    “诶?!”




    所有人听了这话一下愣在那里,亡灵微微睁大眼睛,“左轮大人,您在说什……”




    “我说,把你们的枪都放下,让他走。”




    “左轮大人…!”那个汉诺骑士摇着头,觉得今天的首领简直不可理喻,“Play Maker,这家伙可是——”




    “听不明白吗?”左轮没等他说完,声音突然低下去两阶,语气不容置喙,“把路让开!”




     




    骑士团的人不情不愿退开,这一刻没人知道左轮在盘算什么,就连藤木游作也是。




    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他想不出更好的脱身办法,只得硬着头皮架着左轮朝前走去。




    在与亡灵擦肩而过的瞬间,左轮勾起嘴角,朝自己的副手抛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亡灵心下一沉。




    可惜藤木游作并没有看到。




     




    04.




    回到经常出没的热狗车那里,已经快半夜了。




    他没料到,汉诺骑士团的基地,居然会在Den City最外围的近海当中。从那边回到市区花了很长时间,加上身体疲劳到上限,游作实在没力气一个人走回家了。




    这个时间热狗店早就关门,但是车还在那里,游作知道店主人的习惯,只要是做有关网络的东西,那个人就不会离开这一带。




    广场上空无一人,昏黄的路灯明明灭灭。游作走到车旁敲敲门,隔了好一会里面的人探出头来,“这么晚了我们已经不卖……游、游作?!”




    草薙翔一猛地打开门从车上跳下来,跌跌撞撞朝游作冲去,“天啊!你跑到哪里去了?!和汉诺骑士团的人决斗后就失踪,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好多天!”




    游作目光掠过车门朝里面看去,车厢的电子屏开着定位系统,Den City的地图、汉诺骑士团网络势力范围、Ai的程序分析应有尽有,桌上地上全是演算纸还有零食包装袋——看样子,他被软禁在汉诺骑士团本部的时候,草薙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




    “抱歉,我…”游作朝前迈出两步,正要道歉,突然双脚一软整个人栽倒下去。




    “喂!游作!”草薙慌忙之中一把捞住他,“你怎么了?哪里受伤了吗——”




    “不要紧,先让我休息一下。”游作整个人倒在他身上,半闭起眼摇摇头,声音听起来有些飘忽,“等睡醒之后……再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你。”




     




     




    与此同时,汉诺骑士团基地中。




    左轮和亡灵站在电脑主机前,藤木游作之前用过的通讯器解析报告刚出来,电子屏幕上正在进行快速推算和定位。




    “…藤木游作的精神力太强,那天我做到此番程度,依旧动摇不了他的决定,只能说明疼痛并不能达到目的,所以必须换点别的办法。”




    左轮看着那叠报告,拇指来回摩挲下颚,“我一直在想……短时间内做出这么完善的系统困住伊格尼斯,肯定不会是他一人手笔。谁在幕后帮他,那个人对藤木游作有怎样的意义…把他揪出来,应该很有价值。”




    “但Play Maker太谨慎了,”亡灵皱起眉,“在那种情况下拿到您的通讯器,居然还能冷静思考现状——他并没有发讯给他的同伴,而是SOL公司安全部——财前晃…现在基地的位置已经暴露,不得不说,我们都被您这位旧友摆了一道。”




    “没关系,正好我早就想会会那位安全部长了。”左轮不以为然,“更何况,我放他走,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他的视线转回眼前的屏幕上,主机经过一番演算之后逐渐出现Den City的地图,接着范围一点点缩小,最终定位到市中心广场中一辆热狗车上。




    “之前突然断掉的信号…原来就在那里。”左轮半眯起眼睛,“可让我好找。”




    “那辆车的所有人是……”




    亡灵敲击着手上的PDA,很快调出车主信息,递到左轮面前。左轮接过来翻了翻,信息第二页那张两寸证件照让他愣了一下。




    随即,左轮忍不住呛出一阵冷笑。




     “很好…很好,草薙翔一。”




    他念到那久违的名字,神色突然变得前所未有地阴鸷,“这还真是,看到了无比让人怀念的面孔啊。”




     




    ……藤木游作。




    你害怕的到底是什么…也许很快就有答案了。




     




     




    拂晓将至,游作趴在桌上睡得正熟,草薙关好车门,将“CLOSE”的板子挂在玻璃上,然后翻出一条毯子盖到游作身上。




    他们都没注意到,少年鞋底有什么极其细微的东西,正若隐若现闪着金色的光。




     




    FIN.




    大概就是一个互相算计的故事(绝不承认我想看左游草游晃游Ai游大五角)




    简直神级难写,进展继续在飞,全程手机码字眼睛要瞎,实在写不动了(昏厥)活生生把肉文写成了武打片OTZ




     




     




    


评论

热度(222)